返回 第117章 关键时刻掉链子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1/2页]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117章 关键时刻掉链子[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电子书屋网] https://m.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货贺飞自以为在曲夭夭这边取了真经,一脸自信,胸有成竹地挽着曲夭夭出现在了曲夭夭爸妈定的酒店。


不得不说,曲夭夭爸妈秉承老上海人爱面子的作风,为了和贺飞家旗鼓相当。


他们搞的阵仗不比贺飞家的小,贺飞家走的是传统中国风。


曲夭夭家搞的是海派国际范,她爸妈直接定了黄浦江旁边的半岛酒店宴会厅。


环境好,视野也好,很上档次。


对于贺飞这个毛脚女婿上门,他们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毕竟只有曲夭夭一个女儿,总是希望女儿不要被人家轻看。


这方面,曲夭夭的父母做得堪称典范,对曲夭夭这个女儿可以说做到了无条件的支持。


有时候,娘家对女儿的态度,也决定了女儿在男方眼中的身价。


在曲夭夭爸妈眼中,女儿就是如珠如宝般的存在。


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进入社会的时候,难免会经验不足。 https://m.dzs5,com


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情世故,世态炎凉。


但只要有家,有父母的关爱和指导,生活大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但这样的原生家庭,不是谁都有的,不夸张地说。


很多女孩的悲剧,源于娘家的轻视。


更有甚者,万一娘家比较狗血,贪得无厌什么的,那就比较悲催了。


这样家庭出来的女孩子,不幸的概率会比较大,往往会夹在夫家和娘家中间左右为难。


要是自己脑子再不清楚一点,被娘家吃干抹尽,无人同情,留下悲惨的一生。


贺飞从见到曲夭夭的父母第一眼开始,就已经明白曲夭夭在家是怎样的一种待遇。


对于曲夭夭这种在家被捧到掌心的小棉袄,人家有坚实的家庭后盾。


要是他不珍惜,不在意,她可是会分分钟走人的。


不缺爱的女生在处理感情问题上,比从小缺爱的女孩子果断得多。


就算曲夭夭之前的那段,看起来完美无暇的小开感情。


也是因为她,从两人貌似完美的感情外表下,嗅到一丝不确定的因素。


于是就果断分开,冷静结束,从而避免以后的辗转反侧,痛苦纠缠。


女人的青春和感情是最值钱的,曲夭夭看得很清楚,犯不着在一个不值得的人身上浪费。


她之所以有这样的果断,也是因为她有这样的底气。


她在家中有着满满的关注和爱,不需要通过忍耐和乞求,去得到一个男人的关爱。


爱情这种东西,对她而言,更像是点缀品,而不是必须品。


就像是她那些品种繁多的化妆品一眼,有了它们的加持,会让她更美,更妩媚。


可就算没有它们,也影响不了曲夭夭的天生丽质难自弃。


而爱情,对于那些不幸的女孩子而言,更像是阳光,空气和水。


仿佛没有了爱情,她们就像鱼离开了水,不能呼吸,无法继续生活。


在她们眼中,那种好不容易得来的感情,是她们过往生活的稀缺品。


就是以前从未得到过,所以一旦拥有就不愿意失去。


这样的重视,小心翼翼,让她们对渣男几乎没有任何反击能力。


被他们予取予求,失去幸福的基础。


在大多数上海女生这边,几乎不存在这个问题。


可以说,在整个中国,最不重男轻女的地区就是江浙沪这一带了。


这个三个地方,又以上海最为典型。


上海的年轻妈妈们怀孕,很多甚至希望能生个闺女的。


对于长大成人,到了谈婚论嫁年龄的女生。


父母更是开明加淡定,基本上不存在催婚一说。


女儿嫁不嫁取决于她自己愿不愿意,幸不幸福。


如果一时半会找不到,做父母的也绝不会横加指责。


不像有的地方,女儿大了,如果还没嫁人。


好像就犯了天大的错一样,父母在家唉声叹气还算好的。


更有甚者,会在家动辄开骂,弄得女儿在家呆不下去。


撑不下去的,不管好的赖的,都仓促嫁了,留下很多不幸福的隐患。


等贺飞一脚跨入半岛酒店偌大的宴会厅,他震惊了。


曲夭夭的父母今天打扮得相当正式,爸爸羊绒西装革履。


料子一看就是好货,老曲特地上上海滩做西服的老师傅量身定做的。


穿在做过工程师的老曲身上,儒雅睿智,颇有点老克勒的赶脚。


这种场合,就连曲夭夭的老妈。


都穿上她们这个年龄的正式礼服,海派改良旗袍,质感很好,优雅大气。


外面披了一条漂亮的B家的格子羊绒披肩,这条披肩还是曲夭夭从英国带回来给她的。


这点,曲夭夭的老娘很得意,曲夭夭之前从事的是海外旅游工作。


对那些舶来品的品牌相当熟悉,因为工作的便利,这些东东比较容易买到。


作为父母掏心掏肺养了24年的小棉袄,她投桃报李的行动相当积极。


老曲夫妻全身上下,好东东,都是曲夭夭置办的。


很是让和曲夭夭一样作的老娘长脸,享受着街坊邻居羡慕的眼光。


看着曲夭夭的父母如此正式,贺飞自叹不如。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曲夭夭从早上就拉着他,张罗他全身上下的装扮了。


当时他还腹诽,私心觉得曲夭夭太过小题大做。


见个自家亲戚,需要这样夸张吗?


当然,腹诽归腹诽,他可不敢明说对这事儿的意见。


在曲夭夭的主场,为了表示他对这事儿的认真程度。


他双眼一闭,脖子一横,由着曲夭夭折腾了。


只要她老人家喜欢,他随意。


贺飞眼看着曲夭夭把他从头发折腾到脚底,尤其是跟上次他被贺峰拉去参加舞会似的。


他引以为傲的程序员头发,再次被发胶弄得花里胡哨,没有丝毫遮掩。


把他刀削般好看的脸部轮廓全部展露无遗时,他有些无语。


可曲夭夭满意,她喜欢,开心就好。


知道见到曲夭夭的老爸,他才知道,他要没有这样打扮。


简直要被人家老爸秒成渣,曲夭夭的老爸居然也用了发胶。


还是那种造型师做的发胶,头发偏分了,梳得一丝不苟,根根清楚。


贺飞脸一红,想不到老上海的人家是这样的。


他终于开始有些明白上海文化和北京文化的区别了。


他抬眼望去,曲夭夭的那一帮老老少少的亲戚中。


年纪大的,几乎都和曲夭夭父母一样的装扮。


而年轻的,男的和贺飞差不多的装扮,而那些表姐,表妹什么的。


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不约而同都和曲夭夭一样,穿上了轻便的小礼物。


曲夭夭今天很漂亮,无疑是她们中间最出彩的。


上海女生都知道眉高眼低,这种场合就算要盛装出席。


但都明白,适可而止,毕竟今天是曲夭夭的主场。


先不说曲夭夭那样的美貌她们盖不过,在着装方面,也不会那么不开眼。


抢曲夭夭的风头,所以当曲夭夭穿了贺峰在广州买的那身香槟色的礼服。


霸气地出现在会场时,顷刻间引得赞叹一片。


她的那些姐姐妹妹,三姑四婆都涌了上来。


拉着她上上下下打量,夸个没完,唧唧喳喳,贺飞大汗。


一句都听不懂,这种私人场合,她们说的都是上海话。


吴侬软语,就算曲夭夭和爸妈打电话时,会说。


可实在是因为频率和时间的问题,身在北京的贺飞表示没有这个语境。


他真心是听不懂,曲夭夭因为太久没有见这些姐姐妹妹。


又被她们夸得心花怒放,一时得意,和她们勾肩搭背。


一诉衷肠,苦逼的贺飞立刻被挤出了外圈。


因为她们聊什么,他一句也听不懂。


他只好维持着尴尬的笑容,等着什么时候曲夭夭良心发现。


拯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可他忽视了女人对于衣服这个话题重视程度。


曲夭夭的那帮姐妹从这件衣服的款式,价位,剪裁聊到穿在曲夭夭身上的适合度。


贺飞耐心地等了十多分钟,看那个热度,似乎看不到结束的可能。


他不由得心中一苦,脸都笑得有些僵了。


还好关键时刻,曲夭夭那个精明能干得老娘看出了贺飞的窘迫。


长叹一口气,唉!这就是不是上海本地女婿的坏处。


贺飞这一款,要融入她们的大家庭,真心是个时间的问题。


可惜,谁让女儿喜欢了,既然是女儿喜欢的。


她这个当妈的也不能让他太尴尬了,吴兰英作为疼爱女儿的好丈母娘。


这个时候,倒也没有为难未来女婿的心思。


在关键时刻,果断出手,走了上来,叫住了那群唧唧喳喳的小囡。


笑着说道:“好勒!你们不要聊了,夭夭又不是呆一天就走。


马上开席了,先坐吧!


吃饭时再聊,好不勒?


夭夭,你带贺飞和我们大人坐一桌。


你叔叔,小姨他们都想认识一下贺飞!”


她边上前把曲夭夭从人堆里拽了出来,边嗔怪地看了一眼曲夭夭。


曲夭夭作为她老娘肚子里蛔虫一般的存在,立刻明白了她老娘的眼色。


终于想起贺飞这个苦孩子,她难得自觉一次。


冲贺飞那个尴尬的二货抱歉一笑,走了过来。


亲昵地挽了他的胳膊,甜甜地回应她老娘:“晓得了,姆妈!


飞飞哥哥,我们过去坐!”


贺飞心中一暖,看在曲夭夭知错能干,这么可人的状态下。


他也不是那种玻璃心,小气吧啦的男人。


对自己的女票还是相当宽容的,这点小事,他压根没有放在心上。


他笑嘻嘻地接受了曲夭夭的怀柔手段,心满意足地被她挽着去了主桌。


这一次,有了曲夭夭老爸老妈从旁护佑,贺飞倒也乖觉。


在曲夭夭爸妈的介绍下,挨个和曲夭夭家主要的亲戚,礼貌地打着招呼。


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叫了个遍。


不得不说,贺飞不做杠精的时候,也挺讨人喜欢的。


毕竟,这货有着那样好看的颜值和鹤立鸡群的升高加持。


再加上,曲夭夭爸妈把他从北京带来的大包小包,分了个遍。


本着拿人手短,吃人手软的态度,中国人讲究知恩图报。


也讲究雷都不打笑脸人,看着贺飞如此知情识趣。


在不了解他的本来面目的曲夭夭家的一干,大小亲戚。


对贺飞还是相当有好感的,一通寒暄过后。


大家落席,开始推杯换盏,边吃边聊。


带着政治任务的亲戚们都心照不宣,前面为了营造良好的会谈氛围。


基本上的谈话都围绕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展开,了解的都是贺飞家的一些基本面。


这方面贺飞还是很有底气的,就更一只优良股票似的。


他的基本面还是不错滴,这方面群众倒也没有什么疑义。


酒过三巡之后,作为谈判团队的主力选手。


曲夭夭的二叔和小姨开始一唱一达,出手了。


第117章 关键时刻掉链子[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