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6章 动了心的妖精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1/2页]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116章 动了心的妖精[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电子书屋网] https://m.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和吴兰英说完,他又回头看着曲夭夭和贺飞。


宠溺地说道:“没事,囡囡,别理你妈!


饿了我们就先去吃东西,爸爸中午酒楼都定好了。


今天是小贺第一次上门,爸妈带你们去吃上海本帮菜。


让小贺尝尝阿拉正宗上海菜。”


曲夭夭一听有吃的,立刻眉开眼笑,撇下贺飞,拉着她爹的手撒娇。


许久没有小棉袄温暖的老曲,乐得皱纹都笑出来了好几条。


因为有了吃的桥段,贺飞也没了刚开始见未来丈母娘的拘束。


一家人有说有笑,气氛相当欢乐和谐。


四人一边说着,一边朝停车场走去。


走到停车场,曲阿强在一辆银色的大奔前,停了下来。 https://m.dzs5,com


大奔的线条相当流畅,时尚。


老曲拿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和后备箱,笑眯眯地招呼贺飞把行李放在后备箱中去。


贺飞楞了一下,他看了看老曲的车子。


有些诧异,他本来以为像曲夭夭爸妈这种年龄。


再时尚些,也就开一些类似日产的中档车,经济适用,又能代步。


可他想不到,曲夭夭退休的父母居然开的是大奔,这和自己的想象有些区别。


贺飞这样想,倒也无可厚非。


他家虽然也算家底丰厚的北京土著,但在用钱观念上。


秉承了他老娘北方妇女的实惠,基本上都以经济适用为主。


家里除了房子最值钱,其他的家具,配套什么的都已实惠低调为主。


按照贺飞精明的做财务工作的老娘的话来说,把钱花在房子上。


每年都在升值,花在什么车啊,装修上,每年的都在贬值。


这种事情在她看来,简直是不能饶恕的败家。


贺飞买的那辆酷炫的小陆虎,花的尽管是自己的钱,还被她老娘唠叨了好久。


至于他积蓄不少的爹,在她老娘严格的管控下。


几十年下来,唯一的代步工具就是两轮自行车,还是用了好几年的。


老曲看他惊讶的眼光,温和地笑了。


对贺飞说:“怎么样?小贺,这车不错吧!


你阿姨和夭夭都喜欢,以前夭夭在上海的时候。


节假日,她有时间,我都会带着她们母女出去度假。


这车空间大,她们坐着舒服。”


曲夭夭听到他爹这么说,再看看贺飞更加惊讶的眼神。


笑嘻嘻地地凑上来,说道:“看到了吗?


飞飞哥哥,我爸爸给你做示范呢!


这就叫对老婆,女儿好的模范男人。


我爸爸是当之无愧的上海模子。”


老曲一听曲夭夭毫不吝啬的彩虹屁,相当受用。


打着哈哈,笑得很是欢乐。


说道:“这我倒是不谦虚,阿拉上海男人对老婆,女儿是最好的。”


贺飞脸一红,曲夭夭话里的意思他懂的。


人家老爸都带头给他做示范了,他要在不表态,就说不过去了。


在曲夭夭如此明示的提点下,他难得发挥了自己一向迟钝的反应力。


老爷子年龄也不小了,一把年纪还要照顾老婆孩子。


他总不好覥着脸让老爷子开车,他做旁边享受吧!


所以他赶紧殷勤地说道:“叔叔,那什么,你开车过来接我们已经够辛苦了。


回去我开车吧!正好夭夭陪您和阿姨聊聊!”


吴兰英看看贺飞,再看看曲夭夭。


意味深长地笑了,不错啊!


囡囡这几个月培养已经初见成效了,难得贺飞长进了不少。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贺飞时,那傻孩子虽然对夭夭真情实意。


但眼力劲真不太好,去她们那边吃早餐。


买个早餐还迟到,坐在餐桌上四平八稳,让老曲忙前忙后。


不过精明的吴兰英倒也没有多响,这种事情需要培训的。


所以她和老曲尽管和贺飞家处得热热闹闹,但其实大的表态压根没做。


贺飞行不行,能不能入她的法眼,还得看后面的表现。


现在看起来,还不错,至少有点眼力劲了。


晓得主动承担点事了。


这两夫妻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贺飞一开口,老曲倒也没有推辞,直接把车钥匙给了他。


对嘛!这才像话啊!


老爷子一把年纪了,伺候老婆,女儿那是义务。


伺候女婿嘛!还是算了吧!


按照曲夭夭老娘的说法,惯坏了,让他以为女儿非他不嫁了。


自古以来,男追女嫁。


这男的一点不费事,啥表现都没有,就把养了二十多年的小棉袄白送。


这种丢分的事情,老曲夫妻表示不做。


于是,一家人开开心心上了车。


曲夭夭的老娘拉着女儿在后排亲热地聊着天,问长问短。


曲夭夭的老爸在前排时不时回头插话,当然,老曲夫妻还是很注重礼节的。


不时和贺飞搭搭话,问问他工作,家里什么的。


老曲还不忘让曲夭夭打了电话给贺飞爸妈报平安。


他还不失时机地在电话里和贺飞爸妈寒暄了一会,大意是贺飞过来,让他们放心什么的。


不得不说,在礼节方面,老曲还是做得比较到位的。


毕竟上上次他们去北京,人家父母招待得不错。


礼尚往来,这次人家儿子过来,第一次上门,他们基本的礼节还是要兼顾的。


当然,礼节归礼节,该坚持的东西他们一个都不会少。


这就跟谈判似的,在谈判之前,双方你来我往。


谈判双方都西装革履,客客气气的。


但真上了谈判桌,说到实际的事情。


精明的老曲夫妻表示,那是寸土必争,丝毫不让。


该贺飞和他父母应该做的,需要提供的,他们可不会含糊。


这也是上海丈母娘和全国大多数丈母娘不同的地方。


其实,大多数单纯,善良的女孩子被渣男利用,骗婚。


多多少少和善良,软弱的父母脱不了关系。


在事关婚姻大事,女儿未来幸福的这些事上。


还是需要能干,精明的父母来把关。


毕竟,年少,善良又深陷情网的小女生们在判断力,行动力上。


都被感情掣肘,有情饮水饱,不懂未来生活的复杂。


如果一开始,很多事情没有谈好。


到了后面,势必一地鸡毛,积重难返。


所以,一个好的开端,往往预示了后面生活的圆满。


那种号称为了女儿好,只要女儿喜欢,就什么都不过问的父母。


其实是对女儿最大的不负责。


什么条件都不提,什么都不考察的女方。


其实是在纵容男方对这段感情的慢待和轻视。


贺飞不晓得,他以为的上门争取曲夭夭父母的同意。


是件简单的事,他却不晓得,对于人家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要嫁人这件事。


曲夭夭父母不晓得有多紧张,这取同意的事。


其实是最艰难的谈判,难度不亚于中美贸易谈判。


贺飞这二货,单枪匹马深入敌营。


虽然勇气可嘉,但目测谈判结果。


他这方估计至少丢盔弃甲,节节败退,不晓得要损失多少重要利益。


当然,这个时候的贺飞,是不会有这个意识的。


眼下,他正流着哈喇子。


喜滋滋地享受着曲夭夭一家的温柔对待,憧憬着曲夭夭嫁他的幸福生活。


等贺飞和曲夭夭父母一起吃完中饭,拎着大包小包正式进驻曲夭夭家的房子里。


他也被曲夭夭的闺房震惊了。


这个时候,他才总算明白,曲夭夭一身的毛病是被谁宠出来的。


曲夭夭爹妈给曲夭夭准备的房子,本来的布局是两房两厅。


但实际的布局,却被曲夭夭爸妈把其中连在一起的卧房和书房打通。


直接给曲夭夭弄了一个大卧室,原来的书房被他们改造成了衣帽间。


里面分割成了各种放鞋,放包,放衣服的空间。


所有的房间全部刷成粉色系,曲夭夭的床也是粉色公主造型的,看上去十分梦幻。


唯一违和的是,曲夭夭这边房子里的厨房成了摆设。


里面干干净净,似乎从来没有开过火。


看情形,她爸妈也没有打算让她这个房子开火。


吃的,喝的,到她爸妈那边去就好。


进到房间去的那一刻,贺飞明白了,在曲夭夭爸妈心中。


人家的女儿就是小公主,曲夭夭爸妈不止为曲夭夭的到来仔细收拾了屋子。


就连拖鞋,睡衣这些小物件也准备得妥妥当当。


当然,作为男朋友的贺飞,也沾了曲夭夭的光。


被特殊对待,人家曲夭夭爸妈也为他准备了新的拖鞋,睡衣。


不得不说,从这些细节方面。


曲夭夭的爸妈不晓得甩了贺飞那个养儿子的马虎老娘,多少条街。


晚上吃饭的时候,曲夭夭和贺飞手牵手,去了了隔壁栋楼的老曲家。


贺飞看着满满一桌子菜,都是曲夭夭爸爸一个个忙活出来的。


贺飞眼看着曲夭夭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她父母的忙前忙后的贴心服务。


吃完饭后老曲甚至把苹果切成一片一片,放在盘子里。


摆好叉子送到她手上,看看眉开眼笑,看着曲夭夭吃苹果的老曲。


他就不由得大汗,老曲塑造的这个形象实在过于高大。


他目测自己万里长征的道路才刚刚开始。


晚餐依旧相当和谐,贺飞在吃晚饭的时候。


和老曲夫妻聊着天,看气氛如此和谐。


他倒也是直肠子,藏不住事。


直接开了口:“叔叔,阿姨,是这样的。


我和夭夭算算日子,已经处了三个多月了。


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夭夭,这次我过来,就是想代表我们全家和叔叔阿姨表个态。


我们这边想征求叔叔,阿姨同意,双方商量个时间,让我把夭夭娶回去。


叔叔,阿姨,我这边保证,一定会对夭夭好。


一辈子好好照顾她,请你们放心。


这次过来,我爸妈的意思是看看叔叔,阿姨,你们这边有什么要求。


都可以和我提,我转告我爸妈,他们后面再抽个时间。


亲自过来上海,和你们商量,确定我和夭夭的婚期。”


贺飞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到桌子下,握紧曲夭夭的手。


曲夭夭正吃着饭,手掌一紧,感受着贺飞内心的激动和手心的温暖。


她不由得有些诧异,转过头,看向贺飞。


发现他眼神中前所未有的认真,正紧张地看找她的爸妈。


贺飞主动开口了,老曲夫妻对视一眼。


他们看了看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曲夭夭,笑了笑。


在这种关系到女儿幸福的大事上,吴兰英将话语权给了老曲。


老曲放下筷子,擦了擦嘴。


他看着认真的贺飞,心中倒也有了不少好感。


这小伙子不错,虽然不是他们想要的上海女婿。


但看起来品行不错,最要紧是心眼不多,实诚。


对夭夭也不错,唉!再说,夭夭都已经和人家在一起了。


从做父母的角度看,他倒也是一个合格的女婿人选。


既然他开口了,这边的条件倒不能不说清楚。


他的手指在餐桌上敲击了片刻,终于开口了:“唔!小飞。


你和夭夭是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了,只不过我们觉得你俩的相处时间还不长。


你和夭夭都还年轻,这个决定会不会下得太仓促?


你看看,你这边,还需不需要再考虑考虑?”


一听曲阿强说这个话,没有什么经验。


失去外援支持,完全看不懂别人心思的贺飞傻眼了。


曲夭夭老爸这是啥意思?这是不同意吗?


相处时间短?他这边决定太仓促,需不需要考虑?


这都是什么鬼?贺飞表示抓不住重点。


对于上海爷叔这种欲迎还拒,真真假假的把戏。


他表示严重看不清楚,弄不明白。


看他一脸茫然,曲夭夭大汗。


他这个爹,葫芦里面卖什么药,她会不清楚吗?


看着二得没有脑子的贺飞,她有些抓狂了。


重点,抓重点他会不会?


人家不过就是在正式谈判之前,和他客套客套。


要他坚持个决心啥的,他就这副傻样。


后面怎么交流?重点都出来了,她爹是问他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他还这副啥样,眼见贺飞拿眼瞅她。


一脸无助的样子,她就怒了。


她本来打算袖手旁观的,被愣头青贺飞刺激。


终于忍不住了,一脸郁闷地呛声道:“贺飞,我爸是问你还要不要考虑考虑。


我看啦!不行你再考虑考虑吧!反正我看你也不急!”


她这么一开口,贺飞似乎明白了。


曲夭夭如此不给面子,显然是生气了。


和曲夭夭处了一段时间,他表示用了不少心思。


用了洪荒之力,总算明白了些曲夭夭说话的套路。


有的时候,她说不要其实是要。


其实不是有的时候,是大多数时候,女人的话你都要反着听。


如果你正着听,并且这么去做了。


那他就死定了,曲夭夭都开口了。


他还敢说考虑考虑吗?考虑个屁,他但凡有一秒钟的犹豫。


就会被曲夭夭踹到爪洼岛去,他脸一红,


赶紧正襟危坐,就差拍胸脯表态了:“不用,不用,我这边没有什么要考虑的。


我就喜欢夭夭一个人,叔叔,您放心,我这边就定夭夭了。


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能娶到夭夭。


叔叔,您看看,您这边有什么要求,就直接和我说吧!


我一定尽力而为!”


贺飞总算晓得怎么接灵子了,还晓得在表决心的时候讨好女朋友。


第116章 动了心的妖精[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